《別想擺脫書》(Nobody Will Finish With Books)

http://blog.udn.com/jason080/4120166

人類既聰明又愚蠢,發明了造紙和印刷,也發明了火,但歷史證明:書永遠不死,即使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焚書浩劫,書也沒有徹底消失,因為書的記憶就是人類文化和歷史的記憶,或如艾可指出︰「書就如勺子、斧頭、輪子和剪刀,一經造出,就不可能有進一步改善……也許書的組成部分將有所演變,也許書不再是紙質的書。但書始終是書。」那是說,書的形式會改變,閱讀形式也會改變,但書的用途或結構並沒有改變。

面對家中萬卷藏書,幾乎所有愛書人都受到過這樣充滿敵意的質疑:「這些書你都讀過了嗎?」這二位藏書家整日坐擁書城,自然沒少受到來客的揶揄。對於這個問題,艾可準備了好幾種答案。答案一:「不。這些只不過是我下週要讀的書。」答案二:「我一本都沒讀過。不然我留著它們幹嗎?」又或者:「您知道,我不讀書,我寫書。」艾可承認,藏書人不會讀完每一本書,否則人們將不會有時間把某本心愛的書讀上四五遍。在他們看來,無書不讀無時不讀才真正是一種需要拯救的行為。收藏癖是有自由有選擇性的正常行為,閱讀癖卻可能是一種反常,這種對閱讀行為的依賴,甚至超越了對書籍本身的真正興趣。

如果說書店給人以「有尺度的眩暈」,那麼,在網路資訊充斥氾濫的時代,我們面臨的將是50億個百科全書所帶來的無限的暈眩。這也就是為什麼電子書不應當擁有取代印刷書而存在的命運──當閱讀對象的數量明顯超越了我們的閱讀能力,當獲取閱讀對象不再需要我們支付任何代價,當資訊予取予求,並充滿主觀與謬誤之時,我們將索性不再閱讀。同時,我們會成為電子書收藏家,那些我們擁有卻永遠不會去讀的書將遠遠超越我們的架上書,並將因永遠不會受到旁觀者的指責而安然長眠於硬盤的墳墓之中。

艾可說,書寫是「近乎天然的」,「與身體直接相連的交流技術」,正如人類發明了輪子後,幾千年來輪子始終與史前的輪子如出一轍那樣,書寫的命運長於書籍的命運,更加不得擺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