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灵巧妙的经济学 林行止

创造诱因隐瞒真面目

利维德(和杜布纳)的《怪诞经济学》,内容虽然引起不少争议,却无碍其成为售量已超过二百多万册而且仍在「热卖」的畅销书;其所以大受「读书界」欢迎,原因多端,唯以经济学为工具分析日常事象甚至生活琐事,是根本卖点。现在不同学派经济学家讨论经济问题,比如美国双赤困局、恶性通货膨胀会否再度肆虐以至次按风波如何收场等等的文章,仍然充斥冷热传媒及网络,然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令读者如坠五里雾中,不知所措、不胜其烦,不过,令读者对这类命题兴趣缺缺的,主要还是理论与实际情况互不相干的形势日趋明显。非常明显,现在各国经济都有难以克服的难题,但这与日常生活何干?诸如美国的双赤、次按风波,又如内地的贪腐普及、贫富两极深化、外贸顺差山积令通胀阴影愈来愈浓和政出多门(「资金自由行」是近例,在笔者看来,此事所以一再拖延,主要是有太多特权人士没有时间先普罗投资者一步以合法渠道在香港股市吸纳股票而已;换句话说,这是利益未能均沾太多人「上访」令最高当局不惜牺牲外管局的信誉而「叫停」),均为必须理顺不然后患无穷的结构性困难;然而,经济发展并不因之呆滞遑论停顿。种种事实显示,中、美的经济事务都有一团糟的一面,可是,美国经济蓬勃胜前,消费者「大花筒」如昔;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大幅提高,经济增长并无放缓之象。这种现象,令人有经济现实和实际生活脱节之感,对夸夸其谈的宏观经济理论敬而远之,是有效管理时间的理性选择。  这种情况,造就了不谈经济学大道理、只从经济学角度论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琐事的著作如《怪诞经济学》的畅销,而看中这个市场起而效尤的经济学小品陆续登场,其中比较知名的有赫福特的《卧底经济学家》(T. Harford:《The Undercover Economist》)、法兰克的《自然经济学家》(资料见七月十三日本栏)和今天介绍的《发掘你内在的经济学家》,该书作者是佐治.梅逊大学(G.M.U.的名堂已甚响)目前风头甚健的经济学系教授高云(T. Cowen:《Discover Your Inner Economist》, Dutton)。无独有偶的是,除了《卧底经济学家》以荷里活电影中私家侦探形象为封面,其余三书封面俱以食物为主题。《怪诞》是一个切去八分之一的变种苹果(和另一本偶忘其名的书的封面雷同,数年来未见论者提及,真是咄咄怪事*),《自然经济学家》是四分之一甜饼(「批」)及一块切开一角的「画饼」,而高云这本书的封面是线系一根带叶的胡萝葡。这样的封面设计,大概要展示内容与起居饮食有不可分割关系吧。

上述诸书,加上兰斯堡一九九三年出版的《足不出户经济学家》(S. Landsburg:《The Armchair Economist》,台湾译《生命中的经济游戏》,笔者认为不伦不类)、一九九六年大卫.佛利民(米尔顿的独子)的《隐蔽秩序─日常生活经济学》(D. Friedman:《Hidden Order-The Economics of Everyday Life》, Harper Business),都可收寓学习经济学于轻松闲读之效,它们俱有益有建设性复有趣味性,值得向大家尤其是被教科书闷得发慌(如果真是如此便应转系)的经济系学生推荐。

高云认为「在我们这个高度文明的社会,最珍贵稀有的资源是时间和专注(attention)」,经济学的目的在研究如何善用稀有资源,高云因此有用武之地。他提出的方法,与经济学关系不大或只能勉强扯上关系,不少且属「旁门左道」,然而却是解决问题的妙法。高云论逛博物馆如何解闷,便是显例。高云指出参观艺术品展览,除了是「精神享受」,尚是对外界发出个人品味高尚的讯号(你大概曾听过「逛这家博物馆一个月时间亦嫌不足」的「抱怨」,实情是否如此,不必深究,但你这位朋友已清楚发出他陶醉于艺术世界的讯号),可是,在本书第四章,高云指出,对大部分参观者来说,一个钟头后已昏昏欲睡腰酸脚痛,如此很易从「肢体语言」上传递出你对艺术基本上没什么兴趣的讯号;如何克服这种可能被同行者认为你品味不高尚的表现?高云提议你游目四顾,看看哪幅画哪尊雕塑最适合摆放在你家里,即你应专注于一、二件如果警钟失灵、守卫瞌睡、参观者冷淡漠然时你会「带」回家里的艺术品。如此一来,你便精神为之一振,用经济学语言,此举使你的参观有了诱因……。高云还提点不胜体力的艺术爱好者,不要在展览馆第一室逗留,匆匆一瞥而去,是为善策,为什么?因为这里的参观者特别拥挤,所以如此,皆因他们刚进门精神体力处于最佳状态,因此有流连「不忍遽去」展示爱好艺术「本性」的本钱。

机灵巧妙的经济学.之一
*完稿后穷近小时之力,找到这本书:《逻辑及其极限》(P. Shaw:《Logic and its Limits》,牛津大学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其封面亦是切开的青苹果其外金黄色橙其内的「青果」;读者想看真切,上亚玛逊网站即见。

二、  时间既是最珍贵资源,一分一秒因此都不可浪费,而所谓「文化消耗」(Cultural Consumption)最易浪费时间,附庸风雅之士佯作对艺术品十分陶醉、根本看不入脑者啃文学巨著、不知音乐为何物的人正襟危坐作入神聆听状欣赏歌剧,都是浪费时间的典型愚行。

喜欢读书的人随时会跌入浪费时间(和精力)的陷阱,为了「治病救人」,高云提出「八点控制阅读的策略」(页六十二至六十三),这种「阅读(或不阅读)法」,中学生家长和老师肯定不会认同。一句话,高云主张看书不必从第一页开始,最省时有益的办法莫如浏览一遍后才决定是否细读和哪部分应细读。高云每周二(新书上市日)都去书店,而且大多不会空手而回;此外,他还每周五天上公共图书馆的新书书架看看有什么可读的书(作为一位知名度颇高的学者〔他和同事合作的marginalrevolution.com是吸引最多「眼球」的网站〕,这种习惯真是难能可贵),如此这般,他买了不少书。可是,「十本书中我读毕的大概只有一本」,他说读者绝对不必介意读到一本不对胃口的书,问题是他应当机立断,不要为区区数十元的所谓「无法收回〔沉没〕的成本」(Sunk Cost)而浪费宝贵时间,继续意兴阑珊甚至垂头丧气地读下去,这样子的读书浪费掉的时间的机会成本肯定比书价昂贵。高云说有些书如对你的殷懃无动于衷的女朋友,你花了不少时间逐页拜阅甚至重读但毫无所得;对这样的女朋友你知道应怎样做,对书本也一样,马上放弃才是善策。高云引第一部英文字典编汇者约翰逊博士的话:「你应马上抛开一本你觉得味同嚼蜡的书!」  高云引述英国《卫报》二○○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伦敦购书者「为了看起来像个知识分子而买书」(solely to look intelligent);高云认为此比例实际应更高,而且不仅限于伦敦,世界各地的「读书者」都有此「毛病」,事实上,一位出版社编辑便估计美国购书者有百分之五十七「读毕全书」─不过,此「估计」有何根据,高云说他并不清楚;以他的「估计」,此数字被大大高估。高云认为那些「你自己动手」(DIY)的书阅读率应该最高,而一些轰动一时的时髦作品─文晦词涩的古籍经典且别去说─如霍金的《时间简史》,即使修订本只有一百七十六页,读毕的人亦属少数。

读书当然大有好处,不读书也许可能真的变得「面目可憎」,唯这只是对合脾胃的「良书」(这是程逸的「专用词」)而言。换句话说,读者不可为读书而读书,因为有些书你不了解,有些书缺乏文采、枯燥无味,令你看不下去,遇见这样的书,你如果仍要「读之不忍释手」以示「好学」,只会白白把时间浪费!「搁置」一本你认为无益的书并不是什么大事,时间固然比金(书)钱宝贵,而且天天有新书出版等待你的选购,你根本不愁无书可读,和与你无法「互动」的书苦缠,并非明智之举。

三、  同样基于时间最宝贵的考虑,高云对开会虽无恶感,唯对「管理不善」的会议成效持怀疑态度,他认为开会有很多「功能」,既是在同事、同业间炫耀身份的地方,亦是不同「派系」的同事藉以角力的场所,而最无聊的当然是闲聊─集体「风花雪月」或与邻坐同事交换小道消息。对这类会议,高云深恶痛绝,因为与会者的总合机会成本甚大,对有关机构(企业、官商组织或教育机构)是一大无形损失,他因此指出计算会议的成本,是提醒与会者必须心无旁骛办正事的办法。这种构想并无新意,大概三十年前,《信报月刊》便有多篇文章论及;不过,与科技发展并进,高云建议与会者各自把其每小时平均薪金输入会议主持者的计算机,让它计算公司为会议付出的无形支出是多少,比方说,当会议开支达到一定数目时,主持者便可提醒与会者:「各位,我们已花去公司若干钱,我们的成果又值多少钱?」高云认为这是可能提高会议效率的方法。他又主张最好尽量避免大家围坐会议桌开会,因为与会者藉此和同事沟通,很难不说些与会议主旨无关的废话(这些话应该留待在「茶休」或午膳中去说),他建议召开电话╱视像会议,那是免去「天气哈哈哈」之类非「会议语言」即与会者马上进入开会状态最有效办法。

?机灵巧妙的经济学.之二〔之一刊本月七日〕  ■八日收六日发行的《经济学人》,有本书的书评:〈怎样做得更好和玩得更开心〉(How to Work and Play a Little Better),可为读者告的是,书评指出高云师承米赛斯(L.V. Mises)「选择的逻辑」,因此在「我们怎样决定我们的需要」和「我们怎样知道他人的需要」上着墨,依照经济学观点解答这二大问题,生活质素可能提高。高云这本书便是循此「指引」铺陈、发展。言简意赅,这是笔者所未想及的。书评亦提及兰斯堡那本《足不出户的经济学家》,意见与笔者同。

又「之一」见报日,收吴海波(?)先生来函,称「高云对参观博物馆的观赏者身体语言,观察入微,其实是他自己的真实体验」。事实果真如此,高云说他在博物馆里呆二小时便「浑身不舒服」!

礼物要不切实际做家务不宜收钱

四、  都说男女相恋必有男方向女方「行贿」的「指定动作」,因为在谈恋爱时以至结婚后,男方不时或定期送礼物给女方,已成为恋爱及婚姻生活的润滑剂!

为什么在一般情况下是男方向女方「送礼」而不是「逆向行贿」,经济学家并无解说,高云亦未提及,笔者的臆测是此为男女不平等包括男女未能同工同酬及家务仍是无偿义工的「自然趋势」。高云不提上述问题,他的切入点是指出男方送礼物给女方,传递了强烈的讯号,因此在什么情形下送什么样的礼物,极之重要。「讯号发放理论」(Signalling Theory)是史平思(A.M. Spence, 1943;二○○一年与读者较熟悉的阿卡洛夫和史特格列兹共同分享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发明(据其一九七三年的博士论文),本来用于劳工市场(有一个时期,哈佛MBA是求职的最佳讯号),高云将之引入「男欢女爱」(他这本书的副题之一是〈运用诱因坠入爱河〉)之中,高云指出人的衣着、言行、读什么大学得什么学位以至健康状况等,都发出一定的讯号,而此讯号是「个人的广告」(personal advertising),准此,你送一束花给女朋友、情人或太太,是否收到你心目中的预期效果,端视其成本和得之不易或得来全不费工夫上。显而易见,如果鲜花是免费的,受礼者肯定不会珍而宝之;如果礼物有「实用性」,受礼者亦不会雀跃。当然,高云的例子不周延,因为流行曲虽然「教导」我们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但两情相悦时一束免费的路边野花也可能传达强烈的罗曼蒂克讯号。

女性对鲜花和钻石着迷,由来已久,但何以一种永恒不变和一种「朝花夕拾」的东西对女性同样重要?笔者不想去寻找答案,这些有待专家特别是心理学家(也许是人类学家)去推敲好了;高云要说的是,这些东西都是男性不太重视和没有实际用途的。送一束「奇花」(「奇」等于罕有、罕有意味价格〔与价值无关〕不菲)给女方,当然可讨她欢心,但如果以买鲜花的钱甚至更多的钱买一套DVD为礼物,她便会怀疑你的送礼带有自利动机,这是对她不专注的表现,她当然不会高兴,那说明礼物是否珍贵、有意义,全凭受礼者决定;钻石是另一例子,送钻石是打动「芳心」的快捷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价甚贵(这只是相对的说法,亿万豪富根本不当一回事),而且在于钻石根本没有实际用途,这即是说,送钻石才能显出送礼者为送礼而送礼,专诚为讨好受礼者,并无任何杂念或副作用,比方说,你送出一枚数千元(高云的举例是二百美元!)─以你的收入衡量已不便宜─的碎钻小饰物,受礼者一定欢天喜地;假如你在她生日或结婚纪念日送一具吸尘机或其它等价的家电,虽然可减轻她的工作负担,却肯定会惹她不开心或开心程度远远不及收到钻石饰物。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家电传达了你要她继续操劳的讯号,那与钻石没有实际用途引致的效果完全不同。那么,送什么礼最有效?答案用广府话形容最生动,送给女方的礼品「贵夹冇用」(「贵重且没有实际用途」)最具效益!不过,笔者认为高云的说法有疏漏,他忘记了「礼物」还有炫耀性(女性藉以传达受丈夫或情人宠爱的讯息)及代理性(vicarious;女性佩戴贵重饰物等于向外宣传送礼者的多金和慷慨)作用!

五、  西方人有要后辈以劳力赚取零用钱的传统,这种习尚且有「西风东渐」之势,唯这种做法的好处已受学者质疑,香港家长千万不可以为来自先进国家的东西一定好便有样学样。

这种「打工赚钱」的习尚,本意是希望透过「家庭教育」,使子女孙儿知道世上并无免费午餐,要得零用钱便要付出代价(劳力或脑力),因此隐含鼓励他们早日自食其力、独立生活、别做寄生虫的积极意义。不少「西童」在假期做派报员、当高尔夫球童或在自家门前摆卖自制饮品……,并非急于赚钱,而是教育历程的一部分。

可是,这种民间智慧并不管用,高云与其继女英娜就洗「碗碟」的「攻防」,便推翻有钱能使小辈服其劳的观念。高云支付「工薪」给英娜,以为这是减轻其太太的工作,同时清洁「碗碟」及对小辈灌输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应该自食其力等大道理的最有效办法,哪知事情的发展与想象相去甚远。据高云的分析,人类既受「外部要素」(external factors)如金钱的驱动,亦为「内部要素」如心灵、自尊和希望做好一件事的成功感所左右;金钱诱因有时可使「内部要素」让路,然而亦可能有反效果。

高云指出,你若告诉子女洗「碗碟」是他们的义务,是家庭生活「分工合作」的一部分,他们也许老是逃避义务,但亦不时有作为家庭一分子应该承担这些责任进而有「我对我的家庭作出贡献」的想法;与此同时,小辈们对父母会更尊重,因为他们在工作过程中了解父母对家庭所作的贡献更大。

可是,当父母以金钱为饵诱使后辈做杂工时,他们的义务观、责任感便消于无形,且会视父母为老板,亲情关系亦会转化为市场关系(market relationship);而当后辈受雇当家庭「贱役」的消息在平辈间传开时,对其影响是负面的,那比他们去麦当劳炸薯条或到超市打杂挣钱不光采,因为前者说明他们未成熟仍然受制于父母,而后者发出他们已独立的讯号。要小辈受薪当家庭杂工的安排若不知改善,很快小辈便宁愿外出做兼职,当他们把部分挣回来的钱交给父母代替他们应做的家庭工作时,家庭关系便慢慢变质。

「西人」家庭泰半缺乏亲情,家庭成员间有疏离感,而子女一成年便离开家庭独立生活,也许和这种行之已久的「家庭童工制」有关。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机灵巧妙的经济学 林行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