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导演做客北大臧否香港文化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0ced30100blzs.html
林奕华说,“我的戏剧不管怎么改题目,不管怎么转换内容,其实都有一个共通的主题,就是为什么我们那么不快乐。”在他看来,我们常常的不快乐有可能是在镜子里面照见一个喜欢的自己,但同时又觉得这个自己到了现实中找不到共鸣,难免会对自己的存在产生很大的质疑。

“为什么我们希望他看得到我们的那些人常常看不到我们?看见和看不见是我现在最感兴趣的题目。”林奕华说,“我们很多时候看不见自己,但是我们又认为很看得见自己。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和心思去打扮自己,希望让别人看得见我们想他看得见的那个我们。”

所以对待爱情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不会遇到一个对的人,我们只会创造一个对的人,我相信能够爱自己的人,才能让别人爱上你。”

香港从上世纪70到80年代,它扮演了一个重要的窗口的角色,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香港人不可能孕育出各种不同的东西,今天的香港大部分的报纸都是《苹果日 报》的翻版,明星在各个节目中也说着同样的话,两家电视台其实就一家,明星也是很像,所以现在不是偶像时代,是经纪人时代,要符合市场的定位,这是为什么 香港人创意无法拓展的原因。
这种文化的同一性,表现在人际交往中的感觉就是你和一个人交往跟你和一百个人的交往差别不是很大,“你在香港提出一个问题的思考,很快大家就会有一个相同 的反应,‘你想那么多哦?人生最重要就是快乐嘛!’在学校里面也是一样,香港的年轻人上课一般很少问问题,因为没有人愿意突出自己,反而很多内地学生爱提 问,香港学生就会使脸色了,‘哎呀,又来了……’”

为什么香港没有明星呢,因为过去的20年,它只是在自我消费,他没有办法可以形成水源继而衍生源源不断的河流,香港人很平庸,他不敢追求卓越,娱乐的最大作用就是它可以谋杀卓越。

“因此我在这本书里面谈到了一个概念,就是‘琐碎化’,本来很多无关痛痒的事情,以娱乐的名义被无限放大。因为大家精神真的太空虚了,大家很需要找到生活 的焦点,很容易在鸡毛蒜皮的事情上制造话题,简单来说,就是大家没有自己的话题,需要在媒体上找话题,我们自己不是话题,但是为什么不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