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優柔寡斷開戰

http://chinese.wsj.com/big5/20090512/wvh133442.asp?source=blog

我奔走於工作和生活之間的時候﹐有件事經常讓我不得不放慢節奏﹐那就是作決定。我是個極其優柔寡斷的人。而且我一向如此﹐儘管我盡了最大努力去減少為絞盡腦汁作決定而花費的時間和精力。

難 倒我的通常都是些相對並不重要的決定﹐比如﹕我應該在藥店裡買哪種護髮產品﹖──這個決定我就會想半天。為了買一個床墊(單面軟枕型床墊﹖長絨面的? 乳膠的?或者是記憶泡沫做的?)﹐我會往幾家零售店來回跑上無數趟﹐還退了三次貨﹐直到最後才算有點滿意﹐雖然我承認﹐有時我還是遺憾沒能買那套更舒適的 軟枕面床墊﹐而是買了最後的這個比較硬的彈簧床墊。

Associated Press
用加厚墊還是長絨墊﹖總是有那麼多的選擇擺在面前我們面前。

我 當初生兒子的時候﹐我們差一點兒連兒子的中間名沒起好就要離開醫院回家﹐原因是我在兩個名字中間思來想去拿不定主意。(最後我們兩個都用上了﹐一個作為中 間名﹐另一個按照猶太傳統作為希伯來名。)還有﹐千萬別讓我開始籌劃度假──什麼地點啦﹐酒店啦﹐航班﹐可能得到的額外優惠﹐諸如此類﹐我會為這些事情熬 到大半夜不睡覺﹐來回搜索、權衡我的選擇。

不過﹐我這種優柔寡斷的性格總的來說不會在工作或大的生活選擇上折磨我(我大概只考慮了一秒鐘就決定買下我們的房子)。實際上﹐都是些瑣事讓我頭痛。

我之所以遇事猶豫不決﹐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我本質上是一個喜歡研究的人──我總希望確保我作出的決定是最有水平的、經過徹底調查研究的選擇。而且我小氣得不可思議﹐因此不希望放過任何小恩小惠。但這些都需要花時間去想﹐因此﹐我很少能立刻作出決定或憑直覺作決定。

上週﹐在《華爾街日報》週日版﹐專欄作家斯蒂芬•尤德(Stephen Kreider Yoder)和伊薩克•尤德(Isaac S. Yoder)父子討論了為什麼限制選擇有時可以有助於讓決策更輕鬆、並帶來更快樂的結果。

他 們提到了2004《科學美國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上《選擇的暴政》(The Tyranny of Choice)一文﹐作者是斯沃斯莫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社會學教授施瓦茨(Barry Schwartz)。這篇文章給出的核心忠告是﹕接受一個滿足你核心需求的選擇﹐而不是到處搜索那個虛無的“最佳選擇”。然後﹐別再考慮這件事﹐不要擔心 你錯過了什麼。

伊薩克•尤德指出﹐施瓦茨發現﹐在作決定方面﹐人們會落在兩個極端之間﹐一端是“最大化者”﹐即那些總追求作出最好選擇的人。另一端是“滿足者”﹐即滿足於“足夠好就可以”﹐不論是否還有更好的選擇。

文章最後說﹐對於自己最後作出的選擇﹐最大化者的滿意度通常要比滿足者低﹐他們會對(沒能享有)選擇其他某個決定可能得到的結果感到遺憾﹐選擇越多﹐機會成本越大﹐遺憾的機會也就越多。

我 當然屬於讓人苦惱的最大化者。不過我還有救。施瓦茨在其著作《選擇的自相矛盾之處》(The Paradox of Choice)中﹐有一個章節談到如何控制像我這樣的優柔寡斷傾向。他給出的忠告包括﹕控制期望、選擇不可逆的決定、避免進行社會比較﹐還有學會喜愛約 束。

諸位讀者﹐你在決策方面做得如何﹖你在決策時屬於果斷型還是優柔寡斷型﹖你是痛苦的最大化者還是果斷的滿足者﹖這方面的特點對你的工作有何影響﹖對於如何作出更快、更好的決策﹐你有些什麼心得﹖

Rachel Emma Silverma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